随笔 » 年度 » 2006年

可惜大家都是这个周末上班的,没法痛快的玩啊。福州的习惯不用红包袋的,直接拿钞票交上,够直接!而厦门是一律要用红包袋的,这一点是否也属于这两个城市的不同性格呢?福州直爽,厦门含蓄。

阅读全文 »

其他几个人都是高手啊,尤其是黑8竟然能一杆清台的,萱萱和琳琳两位美女也是高手。就我一个人属于菜鸟中的菜鸟中的菜鸟,他教我怎么站,怎么卧杆,怎么击球,哇噻,可是我没什么感觉,打起来好像不是那么回事...

阅读全文 »

  老键盘叫小白,新键盘叫小黑。  这个老键盘的质量还是满凑合的,服役了三四年了,每个键都没出现大问题,外壳的乳白色已经老化成淡黄了,某些键的弹性变差,敲起来比较涩了。想买一个键盘换上,想挺久了...

阅读全文 »

晚饭试试做了个红烧肉,虽然说这是个很家常的菜,但我还是第一次做它,因为它比较耗时,我平时一般是捡快捷的做。说说色香味形方面的表现:  色,不红,做成了不红的红烧肉,可能是用料的问题以及炖的时间不...

阅读全文 »

  有些日子没去厦大玩了,上周从老胡那儿得知有院庆80周年的事情,而且是周六在建南有院庆晚会,隧欣然跟老胡一道儿去观看,正好也要去收集他捐献贫困山区的衣服。凤凰花几度盛开几度凋谢,时间快的连眼睛...

阅读全文 »

老乡聚会喝多了几杯,直到恢复清醒的时候,已是凌晨四点。起来找点儿水喝,没有,烧。突然很想找个人说话,可,后半夜,可以给谁电话?后半夜,谁为我开机?后半夜,谁可以任我打扰?想来想去,想出一个,排除...

阅读全文 »

又是一个通宵达旦,解决掉了《Full House》,发现与之前刚看完的《My Girl》竟然超级超级相似,简直就是绝不属于巧合!  ·男女主角的初次见面都是在飞机上。  ·男主角都超富,女主角都...

阅读全文 »

  通宵达旦,把这部十几集的韩剧看完了,第一次完完整整的看一部韩国连续剧。对这部剧的感觉非常不错。我曾一度顽固的认为韩剧多是冗长+悲剧,《My Girl》让我眼前一亮。这部看看才不到20集,得以...

阅读全文 »

  好好的输入法竟然偷偷地坏了,怎么敲都只有英文出来,折腾了老半天终于修复,于是想起从触摸电脑到现在自己的输入法经历。我最早接触电脑的时候,羡慕别人的“运指如飞”而不厌其烦的跑到机房去练指法,因...

阅读全文 »

  酒这东西,我素来不喜欢饮它,倒不是我认为喝酒的行为本身有什么不好,只是它的味道实在是不怎么合乎我的胃口,但是不喜欢归不喜欢,很多时候又不得不随大流喝上几杯,皱皱眉头也就喝了。一般来说,一斤的...

阅读全文 »

  咱厝的蚊子,似乎整天活在温饱线以下似的,见到我进屋就跟见到救命稻草似的,死不要脸的咬我。让人有点儿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了。电蚊香都是忽悠人的么难道?我用了怎么就无效?不是说蚊子不喜欢A型血的么...

阅读全文 »

  现在睡觉做梦极少了,失眠也极少了。老早曾经有一阵子几乎天天失眠天天做梦,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,但现在已经记不清那具体是什么年月的事情了。  偶尔的失眠,应该是不值得沮丧的,也不是全无好处。  ...

阅读全文 »

  今天感冒了,晚上“哈咻~”3个了,现在九点半,睡去了先。明天有空再写这个日志。“哈咻~”又来了一个……  从小生长在江河纵横的平原水乡,对于水的热爱是毋庸置疑的。但从小不曾见过真实的山,高中...

阅读全文 »

  昨晚实在是“怎一个困字了得”,回宿舍后,开了电脑,挂了QQ,和衣而卧,就呼呼的睡着了,4点钟方醒来了。手机里头还有未复的短信,QQ里还有未复的消息,厨房里还有未下锅的菜。还有,未洗的脚,未洗...

阅读全文 »

  前天,八月初五,爸五十一岁生日。早,我给他打电话,祝他生日快乐,他不记得今天是他生日,也不可能去记,因为没有过生日的习惯。远游的子女是不能够忘记父母的生日的,一定要在这天给父母打个电话。  ...

阅读全文 »

春节又到,中华大地,有钱飞机,无钱站票。望城市內外,大包小包。站内上下,民工滔滔。起早贪黑,达旦通宵,欲与票贩试比高。挥钞票,看人山人海,一票难保。票如此难买,引无数英雄竟折腰。昔秦皇汉武,见此...

阅读全文 »

  晚上十点多从公司出来,出去买了点儿东西回去简单的吃了一顿。洗衣服,拖地板,把卧室、大厅、厨房、卫生间都做了下清洁,已很晚了,可能是刚刚干完活的缘故,刚睡下的时候竟然觉得热,睡了半个钟头觉得受...

阅读全文 »

  今天(9.19)QQ挂着两个太阳了,可是两个太阳有什么用呢,其实是没什么用,群还是只能建一个,跟一个太阳几乎没有任何差别。这个7位QQ号应该是1999年或者2000年申请的吧,记不清了。那个...

阅读全文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