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笔 » 年度 » 2007年

  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,甚至有时候是很可笑很幼稚的原因,都也可能导致你错过一个人,一旦错过,有几个人有那个勇气去回头和你错过的那个人再说起你的内心呢?多数的时候,错过了就等于永远错过了,不管惋惜...

阅读全文 »

  心血来潮,将朋友的狗狗牵来养。毕竟是偶这旮旯是合租的公共宿舍,若影响了其他舍友,是我所不愿意看到的。由此,一些问题令偶抓狂,一个狗狗引发的公案,浮出水面。  狗狗基本资料。    姓名:墨墨...

阅读全文 »

    美丽可爱的沙沙,    送我一盒芦笋茶。    包装上绿色的图画,    让人想起早春的新芽。    将盒上仔细的观察:    说是东山的精华,    说是保健的最佳,    说是国宾馆...

阅读全文 »

  又是好久没在日志里写一个字了,看别人的多,写自己的却少。最近在看关于陆小曼的书籍资料,有书、有网络上的资料,还有电视剧《人间四月天》。关于陆小曼这个人物,各方表述的差异之大竟然让我震惊,谩骂...

阅读全文 »

  赶得早不如赶得巧,感冒也碰巧赶上感恩节。  中午大约一点钟的时候,狮子那个很warm and sweet的voice透过无线电波传了过来,这是第一个知道我感冒的人。狮子告诉我好些个感冒注意事...

阅读全文 »

  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到鼓浪屿了,但于今年好像还是第一次,今年都快过到头了呵。碰巧知道他们要去鼓浪屿,我正好久没去了,心想那就随他们一同去吧。美女的数量超过帅哥,同行十一人,四位帅哥,七位美女。除...

阅读全文 »

  测字?这个我也会?掰呗!很多东西都是掰出来的,就看你怎么掰,以及掰的怎么样了。  好像我拿测字的事儿掰过四五次吧,现在基本上忘了当时是怎么掰的了。  这不,又来了个掰的机会。  蓉妹妹在Q上...

阅读全文 »

  夜色渐浓,愚公食烧烤之欲望亦渐浓,遂出门,至和通里烧烤台解馋。归,Q告于阿步,阿步旋赋诗一首曰:    《愚公半夜吃烧烤有感》       瘦子就是好       半夜吃烧烤       胖...

阅读全文 »

  “愚公”在汉文化里面因为有典故而包含更多的意思,要将“愚公”翻译成英文却费神了,搜了网上的,基本上都是字面翻译为“愚蠢的老人”或者类似,我总觉不妥。什么foolish、stupid通通砍掉了...

阅读全文 »

  在天涯看一个连载好多天了,隔一两天去看看楼主的更新,到现在还没更新完。诺大一个天涯,竟然不增加一个只显示楼主帖子的功能(要求增加该功能的呼声很高啊),挖坑灌水做记号的严重影响阅读,超长超长的...

阅读全文 »

  深秋的空气中,充满了离别的味道。这个秋季已经听说了几个朋友即将离别厦门的讯息了,那个什么“嫦娥一号”也选在这个季节离开地球。我没感觉了,离别吧离别吧,再见吧再见吧,再见或者再见不着,我不愿意...

阅读全文 »

  我自己还没听过我手机的铃声呢,听几个朋友曾跟我讲说,你怎么用了个梁祝做铃声呀,我才知道的。  联通挺可恶的,活动推介没完没了,天天都有垃圾短信来,我都投诉不知几次了,是有那么点儿效果,但是不...

阅读全文 »

  难得我这么闲的一个大男人成天跑超市买菜,要不是我这儿离石亭菜市场太远,我还不爱上超市买菜的。超市的菜,可能会便宜一点点(听说的,我没比较过),但是菜相不好,石亭菜市场的菜对人有一种诱惑力,看...

阅读全文 »

  不可否认,我不喜欢字母缩写,因为常常让我迷惑不解,做无知状。可放眼观之,全民学洋文的大环境下,字母缩写已经泛滥成灾了,很有些人就喜欢放着汉语不说,而要夹杂进来几个英文字母,不知道是不懂得中文...

阅读全文 »

  星期天和土雁们在邮局填邮递单,土雁说我的字写的难看,我由衷的同意了。这世道,键盘上的字磨掉了,一根笔芯却可以用上大半年,用笔写字的机会太少,好些字的间架结构都忘记了,草书写法也忘记很多了,退...

阅读全文 »

  昨天夜里看中国丫头的博客,一连看了三四个钟头,看得我老人家两眼冒金星呀☆★☆★☆★……  因为有好多日子没去看了,那人又更新的超快,所以这次把偶害得那么苦。  这个人我并不认识,也没有什么交...

阅读全文 »